筹备工作必定得十分过细吧

2017-03-03 11:23

唐季礼:这一次是我跟他合作以来给大哥写台词对白最多的一次,由于这次大哥演得是从剑桥留学回来的博士,有时候又要讲中文,又要讲英文,对大哥也有一定挑衅,所以大哥常常抽空就一个人在车上背台词,有时候背台词连早餐都不吃。

唐季礼:和大哥配合很大的压力是,写的剧本除了要有故事外,还要在故事的情节脉络上有好多少场之前没见过的大动作局面,所以把故事跟动作公道地融会在一起,是比拟艰苦的。

实在成龙式的片子,除了故事,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动作戏要翻新。动作原创是有必定难度的,就似乎这次印度街头的那场打戏,我就想到和印度的魔术联合,包含吹笛、通天索、喷火等印度传统文明中的戏法,我把这些拼凑成一个场景,在里面交叉打斗的戏,把魔术一些真虚实假的货色串起来。

法晚:在这么多国家拍摄,预备工作一定得十分过细吧?

法晚:大家都说成龙的电影无论导演是谁,永远有他本人的个人印记。你作为和成龙协作这么屡次的导演有不这种困扰?

法晚:与成龙合作了这么多年,再合作还会有什么新颖或者不同的东西吗?

唐季礼:我是做准备工夫做得比较细的导演,在开机前3个月,拍摄这110天的导演单就已经出了,这110天在哪个国度拍多少天,天天用什么、筹备什么都想好了,所以在现场基础上用的东西都是一早部署好的。